刺激圖書館


母親尖銳的吼聲突然在耳邊響起,阿新一陣心跳加速,從睡夢中彈起。一睜開眼,便看到母親擺出一副猙獰的面孔,手中還拿著雞毛撢子,阿新心頭一涼,還來不及翻身過來,母親的雞毛撢子便已經揮下,啪!的一聲打在他的手臂上。
阿新感到一陣抽痛,連忙滾下床,向母親求饒,母親那肯停止,上前還想再打,口中還罵道:「你這個賤骨頭,跟你早死的爸爸一個樣,成天就只知道睡覺,不會工作,你再睡啊,我先打死你算了!!」
阿新一邊閃避著母親的雞毛撢子,一邊逃出自己髒亂的房間…。
阿新,一個十七歲的輕度智障兒,從小父親就因酗酒過而暴斃,母親阿雲當時也才十八歲不到,娘家的家境也是奇差無比,根本沒有能力給她接濟生活,阿雲在公公家亦是受到排擠,於是跟周圍鄰居借點小錢把丈夫給埋了之後,由於又沒什麼專長,只好當個清潔女工,出賣勞力。自已唯一的兒子阿新又不爭氣,國中畢業後便一起將他拉來幫忙了。
今天是星期日,阿新卻得去XX圖書館去收垃圾,昨天晚上阿新在小黑的家和幾個國中同學鬼混到快十二點才回家,幾個小伙子倒也沒幹什麼大壞事,只不過租了兩卷A片共同觀賞而己。
幾個沒事幹,沒女人抱的可憐蟲,只能掏出漲得發痛的肉棒,看著電視螢幕上不停扭動腰枝的女人,不停被抽插的肉洞,然後不停的套弄著自己的肉棒,一次又一次射出那”無用武之地”的腥臭精液。為了不讓小黑的家人發現他們的好事,他們連電視的聲音也只好關掉,連女主角浪叫的聲音都無法享受呢!
回到家,阿新連澡都沒洗,就累得躺在床上睡著了,一直到八點多被母親阿雲打醒為止。
阿新也來不及盥洗,帶個油膩膩的髒臉,穿個涼鞋,短褲,T恤就出門了。
到了圖書館,阿新便開始工作了,其實阿新做起事來倒也是蠻勤快的,只不過腦筋不行,很多細節搞不懂罷了。
今天雖然是星期天,可是圖書館的人卻不少,尤其是自由閱覽室的人更是多,幾乎是座無虛席!原因是大考將近,很多學生來這裡溫習功課,準備考試。
阿新還沒到十點便將垃圾給收完了。原本想再回家睡覺的,可是圖書館裡的冷氣卻讓他捨不得離開,他開始到處逛逛,拿了一份報紙,走到閱覽室,剛好看到一個空位,便坐了下去,裝模作樣的看起報紙起來,其實他是想要偷偷打個盹兒的。【】
圖書館的桌子是木質,桌面底下有隔板設計。可是最近由於閱覽室使用人數太多,桌椅不敷使用,館方特別加擺了許多鐵質,底下沒有隔板,較粗糙的桌子放在閱覽室牆邊,供學生使用。阿新坐到的,就是這種桌子。
阿新這一桌,一共可坐六個人,除了他一個男生之外,其他都是女孩子。偶爾她們還會交頭接耳的拿著書本討論著。
『可能是同學吧?』阿新猜想著。
坐在阿新對面的女孩子,是一位戴著眼鏡,長頭髮的女生。她似乎一直都只在看自己的書很少跟其他人講話。
其他四個女孩子講話的次數是愈來愈頻繁似乎已經開始在閒聊,可是阿新對面這個仍然只是專心的看著自己的書。
阿新感到這個女孩蠻不一樣的。
那是當然,這個女孩子叫惇怡,是XX女中的校花,功課在全校排名中總是在前三名內,人長得漂亮,脾氣又好,心地又善良,不知迷倒多少街上的小伙子,現在高中畢業,正忙著準備大學聯考。那當然,她的志願是T大莫屬。
阿新那知道這些,他那不太靈光的腦袋,只知道對面的女生很好看,原本想睡覺的念頭,現在又給看美眉的念頭給代替了。
阿新便假裝看著報紙,不停偷瞄著惇怡。惇怡絲毫沒發覺,只是看著自己的書。
臨時增加的桌子,桌面比其他桌子小了很多,所以阿新和惇怡的距離是很近的,阿新雖頭腦簡單,但四肢可發達的很,才十七歲,個子便有181公分,手長腳長的,坐在小位置上縮手縮腳的是很不自在。而惇怡這個校花身材也是嗆人,170公分的身高,魔鬼般的比例,就連最近號稱什麼『九頭身』的美少女歌星也相形失色。堅挻的乳房,看起來就好像是『擺』在桌上待人享用一般。事實上,惇怡也是故意將乳房這樣『擺』在桌上,但是她只是想要給胸部休息一下而已,沒料想到,卻給對面這個智障阿新撿了一個大便宜。欣賞一段高水準,高品質的『木瓜秀』。
倆個人面對面的坐在張小桌子上,由於都是長腿族,換個擺腿的姿勢,就會有小小的碰觸,阿新雖然是笨,但是對異性的渴忘,這可是與生俱來的本能,而且由於腦袋比較不清楚,這種本能,相對的是更加強烈。
阿新從小小的碰觸中,感受到對面那個美女的細滑柔軟。不用看他也知道她是穿短褲或短裙。
惇怡今天出門的打扮是相當的簡單,因為怕天氣熱,所以她只穿了一件寬鬆的T恤,和一件百摺裙和涼鞋。
裸露的四條腿不時的碰觸著,阿新的欲望一點點的在升高,真想突然鑽到桌子底下,大力的擰捏她那滑嫩的雙腿,再狠狠的咬她一塊肉下來慢慢品嘗。
善良的惇怡那知道對面這個智障已經在腦子裡猥褻著她誘人的美腿,惇怡還不停的為著每一次的碰觸,對阿新用她那如銅鈴般美妙的聲音,輕聲細語的說對不起。
阿新根本想不透惇怡是有教養的女孩子才會這般的有禮貌。他下流骯髒的腦袋此時想法可是樂壞了!
『我偷碰妳,妳居然還說對不起我!那裡有這麼賤的女孩子!真該叫我媽媽來抽妳幾撢子才是!』
接著阿新又故意移動了一下腳,自然又是碰到惇怡的腿,而且還是大腿的內側。
「對不起!」惇怡又細聲的說。
惇怡是如此善良的女孩,她心想『對面這個男生真是可憐,要坐這麼小的位桌子,可真是辛苦他了。』
想著想著,不由得心底下生出了一股憐憫之意。真是單純的可以,她那知道對面的智障現在只剩下針對自己所產生的強烈性衝動!!
阿新的欲望已是被高高揚起,像火一般在燃燒自己,他顧不得莊嚴的讀書氣氛,開始漸漸的把雙腿靠在惇怡的大腿內側。
他慢慢,慢慢的出力,把惇怡美麗的雙腿一點一點的向外撐開,阿新還是有些顧忌,他慢到幾乎讓人看不出來,由於緊張又加上用力控制,他的雙腳還在一點一點的發抖!
惇怡開始感覺有一點不對勁,她感到阿新的腿正在撐開自己的腿,而且還在發抖,她有點想將雙腿移開,又怕會使對面的男生感到尷尬。
她抬頭起來瞄了一下阿新,阿新正低頭假裝專心讀著報紙。
『應該是我多心了吧,別人正專心的做自己的事情呢!可能是腳太酸了,所以才靠過來的吧?』她心想。她還是在替別人想!
同時她看見對方的專心,又對自己的分心感到羞愧,她於是又繼續著她的書。
阿新仍在不停的撐開惇怡的玉腿,他發現對面這個美女居然沒有閃開,於是加快了他的動作。一下子,惇怡的腿已經被這個智障給完全的撐開!
阿新除了將自己的大腿靠在惇怡的大腿上之外,還用小腿上黑黑長長又濃又捲的腿毛上上下下,輕輕的刮著惇怡勻稱的小腿。
惇怡感到兩腿間一陣冷氣的刺激,彷彿自己正裸露著下半身一般。她從小到大,從來沒有坐姿像這『開放』過。在嚴格的家教之下,她這種坐姿如果被父母親看到,不被打死才怪!然而現在自己卻這樣坐著!
她從來沒這種刺激感覺,心頭突然覺得一陣心跳抽慉,神祕的肉洞一陣大量的汁液湧出,剎那間沾滿了白色的小內褲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其實惇怡的身體是很敏感的,早在國小六年級開始,她就已經探索過自己的身體,她發現不停的搓揉自己腿間肉洞上的小豆芽,這個豆芽便會愈來愈大,愈來愈硬,然後肉洞便會冒出很多很多滑滑膩膩的汁液,讓她更容易,更大力的揉捏小豆芽。然後小豆芽的內部會漸漸湧出一股電流,酸酸麻麻,不斷的擴展到全身的每一寸肌膚和每一個毛細孔。最後肉洞會爆發出一股更大量的汁液,一縮一縮的將汁液往外擠,同時最強大的電流會瘋狂的在全身,在腦中,在肉洞中穿梭,電得自己腰枝拱起,全身痙攣,要舒服個好一陣子之後才會平息……。
也是在國小六年級的時侯,有一次惇怡又在自己的房間中享受這美妙的感覺時,這時母親突然出現了!
看到自己一心要培養成一個高貴淑女的女兒,居然正張開大腿,裸露著下半身,大力的搓揉著肉洞。母親氣得將小惇怡全身扒光,撐開雙腿,全身綁起倒吊在天花板上,拿起藤條狠狠的懲罰著惇怡。
「妳這個小賤人!!」母親愈打愈大力,一條一條的血痕留在惇怡小小潔白的身軀上。
「妳喜歡摸這裡是不是?!!」母親已經氣到快失去理智,將藤條對準小惇怡的小肉洞上揮去。
『…休……啪!!!!』藤條結實的打在小惇怡的兩片大陰唇上。
「……咿………呀!!!!」小惇怡痛得尖叫出來。臉上的淚水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。
「居然還敢哭!!」母親平常在教訓小惇怡時,是不許小惇怡哭的。但是這實在是太痛了
小小的女生,那受得了?母親絲毫不管這些,反而更大力的懲罰她。
「摸這裡很舒服是嗎?好!我叫妳這小賤人舒服個夠!」母親這次對準了小肉洞的小豆芽,狠狠的抽下去……。
『…休……啪!!!!』藤條狠狠的打在小惇怡的小肉洞口和小豆芽上!
「……咿…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!!!!!」敏感柔嫩的小豆芽受到了藤條猛烈的抽打,小惇怡感受到前所未有,仿彿地獄酷刑般的疼痛!
她幾乎已經要昏了過去。但是母親並沒有停手,一下接著一下抽打著她的陰唇、肉洞口,陰核……。
小惇怡張大小嘴尖叫著,拼命的扭動身軀想躲避抽打,可是那躲得掉!
母親打紅了眼,邊打邊叫罵著,簡直就像個瘋子!原本成熟,風韻十足的臉孔,猙獰的像是地獄的魔鬼一般。
而小惇怡一張天使般天真可愛,輪廓分明的美少女臉蛋,也因劇痛而扭曲變形!
一下接一下的劇烈疼痛,不停的加在小惇怡可憐的肉洞上,小惇怡開始感到麻木了。
眼中的淚水已經流乾,張大的小嘴也僵在那兒合不回來,唾液順著可愛的臉頰,由嘴角不斷的流出,弄濕了頭髮,滴到了地上…。
此時小惇怡感到身體產生了奇妙的變化,就是原本疼痛的感覺好像已經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反而是從小豆芽傳來一陣一陣逐漸強烈的舒服電流。
小惇怡此時已是昏昏沉沉,只仿彿覺得自己的肉洞似乎是愈來愈熱,小豆芽好像已經是硬了起來!
『謝謝妳,小豆芽。在這個時侯,只有妳會讓我舒服…。』小惇怡在心裡模模糊糊的對自己的陰核道謝。
小惇怡的陰核此時已是完全的勃起了。因為被藤條抽打過後,看起來鮮紅肥大,堅挻的翻在包皮外面,完全不像是一個國小六年級女生應該有的生殖器官,反而像是歷經千萬個男人抽插過的成熟洞穴!
同時肉洞內也開始泛出了滑膩的汁液,一陣一陣的流到洞外來,被藤條所抽打,濺到母親的臉上。
母親被小惇怡的淫水給濺到,頓時停了一下。將藤條拿到眼前一看,這還得了!藤條都給沾得看起來油油亮亮的。
母親瞭解到這是怎麼一回事,再看到小惇怡,她發現,她的小女兒居然扭動著屁股,將肉洞抬高,好像在找尋那藤條一般!
這下母親可真的是氣壞了,她更加用力的抽打小惇怡的小嫩洞、勃起腫大的陰核、陰唇,小惇怡的淫水濺得母親全身都是,沒有飛濺的淫水,則順著小惇怡佈滿血痕的身軀,滴到地板和著原本的口水,使地板濕了一大片!
「我打死妳這個小賤人!!」母親嘴裡雖這麼說著,但是自己的肉洞裡卻早已流出了大量的淫水。濕淋淋的一大片,浸過了內褲和褲襪,順著豐滿的大腿內側流出了窄裙外。
房間內一片淫蕩的氣息,母親此再抽打小惇怡已不再是為了她做了下流的手淫,而是責怪小惇怡使得自己變得這麼狼狽,她只是心虛得惱羞成怒罷了。
『咻……啪……咻……啪…!!!』藤條一下一下打在小惇怡的肉穴,母親愈抽愈大力,小惇怡的大陰唇已在滲血。
然而,小惇怡卻絲毫沒有感覺到疼痛,一下一下的抽打在勃起的陰核上,小惇怡一陣一陣的感覺到舒服的電流在增強,而且是從來沒有過的強烈。
「嗯……嗯……呵……嗯…。」小惇怡的喉嚨不自覺的開始發出愉悅的聲音。
突然母親用了更大的力氣,對準了小惇怡的陰核抽打了下去…。
『咻……啪!!!』結實的打在硬挻勃起翻在包皮外的陰核上。鮮紅的陰核跳動了一下,終於滲出了血液,也在同時,小惇怡感到在身體內流竄的電流,突然已經累積到超出了負荷,她那倒吊被綁死的身軀,開始強烈的痙攣,小惇怡用力的弓起身